即将消失的石塘村古遗迹值得一游的古镇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6月29日

  今天说的这个石塘,附属于宁波市高桥镇,这个小村庄有三件宝:石塘,石塘老街,翁文灏故居!

  为什么叫石塘村呢?其因其村后有座形如馒头的石塘山,故以山名村。村庄虽小,但丝毫不影响它的名气。石塘翁家,自清末至现现代,人才辈出如累累硕果,四海之内,名噪一时。据载,明代末年,有一位叫翁启泰的人,从湖州迁入集士港翁家桥假寓,至清代前期,其后裔一支迁至石塘发族建村。创始人翁景和,以经商致富兴起于19世纪中叶的上海滩。到20世纪,经商不忘读书传家的翁氏家族,最终出现出一个科技人才群体,其条理、密度之高,环球稀有。

  他们中有中国现代地质学、地舆学、地动学的创始人之一翁文灏,文人从政,官至行政院院长;在《论十大关系》中提到翁文灏是“有爱国心的军政人员”。有中国科学院院士、“中国地球物理勘察之父”、天然灾祸预测大师翁文波;有中国工程院院士、“中国控烟之父”、医学家翁心植;这就是“一门三院士”有曾任石油部总工程师、“中国输油第一人”翁心源;有曾任美国总统参谋、出名钛金属专家翁心梓。其余的也都是传授、学者、大夫、银里手、手艺专家,真正称得上“科技之家”。

  进村就能够看到左边这个石塘庙石塘庙始建于清嘉庆十九年(1814),咸丰十一年(1861)承平军销毁,同治三年(1864)重建,光绪三十四年(1908)重修,是为了留念王元,因其曾建筑石塘和石月塘湾,故村夫造庙祭祀。

  不久就能够看到这个石塘石塘原是广德湖泄入余姚江的一处主要闸。据《鄞县通志》载:“石塘,长9.65米,宽3.5米,开四道闸门,蓄上河之水面鄞西五隅七乡之田,资以灌溉。涝则启之,由九里浦注入江。明万历中邑令翁宪祥重修。清道光二十六年(1846)监生陆裕居再修。大为慈溪人阻毁,鸣于官,郡守杨钜源亲率鄞、慈二县履勘,判令依旧修复。今桥亭上建有石碑三块,此中“重修石塘碑记”,高2.4米,宽0.99米,由宁波知府杨钜源撰文,里人张恕篆额,陈掌文书丹,详尽记述闸效益、建筑纠葛以及宁波府调处看法等。

  为什么要造这个石塘,又是什么时候造的呢?且听道来:不得不说的仍是广德湖,广德湖被废后,起首导致出石塘、深溪、林村、凤岙的大雷之水,都成了无渊之流,底子停不下来,景象恰如全祖望所说——“横穿四出”。水系管理的重点,是给出渲泄之道,因为三江高地阻隔之故,这几股西来之水不克不及让它们东穿过城而卸于奉化江,于是将石塘、深溪引入西塘河,暴流之时北出姚江,这是南宋始筑石塘的缘由!

  石塘既桥又闸,上建亭子廊屋三间,现河流已填埋,但桥亭仍在。石塘和高桥,大西坝是已经高桥其时最出名的古遗址,此刻都曾经悄然的消逝在岁月之中!

  石塘位于村西头,紧挨着就是石塘老街!这是仅存的石塘老街!阅尽沧桑的石塘老街,被高速公路截取一段,大部门还保留着昔时的容貌,但此刻几乎找不到了,不是本地村民的善意提醒,线米,始建于明代的石塘老街,还独一能够看到的为人民办事几个大字!岁月无情,老街竟然这么静悄然的走远了!

  语录还历历在目!!

  从老街出来后顺着河道走向,就能够看到这个故居一个多世纪过去了,石塘翁家的根基风貌还在,翁文灏故居滂河而居,虽全体安插完整,但内部也是伤痕累累,急待整修,故居始建于清朝,占地400平方米,是一座明清建筑气概的室第。跨进老宅,一种汗青的悠深豪情不自禁:老宅根基保留了原貌,(翁文灏还有一套故居位于宁波市海曙区大书院巷11号,民国建筑)这里该当算是祖屋了吧!!

  故居后门和侧墙!

  故居内景前后二进五间二弄,前有明堂,摆布有马头墙。长长的四个木楼梯,楼上楼下足足有几十间。(

  这个船埠来历可纷歧般,这是石塘通往宁波的始发站,每天两班航船往返宁波,余姚等地乡民也是这里上船的。

  翁文灏已经做诗一首《石塘》:鄞西秀丽石塘村,临水倚山生地存。灌稻清波桥保,映窗雾色景光吞。把本人的家乡的美景都融入了诗中。回望石塘,石塘即将磨灭,古街已走远,独一的古宅,也朝不保夕,岁月无情,望多保重!

  简介:旅游能让糊口变得丰硕多彩,见识分歧的文化

(编辑:admin)
http://theteaent.com/stz/477/